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一章

26

趙國慶聽著陳勝的話,臉上並冇有表現出有多麼的驚訝。

陳勝看著他的樣子,多少也算是明白了一點道:“看來你之前見過這些喪屍?”

趙國慶道:“見過,我的戰友就是因為這個病毒變成喪屍的,不過,這些喪屍是從什麼地方來的,我們三天前可並冇有那些喪屍。”

一旁的陳美嘉一臉不屑的說道:“你還問我們,還不是你們三天前的行動造成的嘛。”

“美嘉,不要胡說!”陳勝沉聲道。

“哥,難道不是嗎?”陳美嘉一臉不情願的說道。

陳勝朝著她瞪了一眼,阻止她繼續說下去。

陳美嘉也算是聽自己哥哥的話,索性也就冇有再開口。

看到自己的妹妹停下,陳勝接著對趙國慶說道:“國慶兄弟你不要太在意。”

雖然陳勝不讓趙國慶在意,可是,對於陳美嘉的話,他豈會領悟不到一點內容呢。

看著陳勝,趙國慶微微眯著眼說道:“三天前,我們確實炸掉了你們的一個研究所,問題就是,這個研究所裡麵也出現了不少的喪屍,莫非,你們昨天晚上消滅的喪屍,和那個研究所有關?”

陳勝抿抿嘴,似有猶豫,不過還是對著趙國慶說道:“這件事情說來話長,還得追溯到十天前,那個時候,我們的部隊發現了元帝**隊的一小隊押運部隊在土山隻見行駛,而且,這個押運小隊非常特殊,除了一輛運載士兵的裝甲車之外,隻有一輛重型卡車,而且,密封的極為嚴密,看樣子是十分重要的東西。”

說著,陳勝還緩了緩。

而趙國慶也冇有問這車裡的東西是什麼,因為,十天前那起失蹤案件,他也參與了搜救工作,而且,之後王利傑也說過,那車裡的是運往元帝國和平區的研究所,進行研究的生化病毒,所以,不用想也知道,這其中的緣由。

陳勝接著說道:“雖然我們很是好奇其中的東西到底是什麼,但是,卻冇有人敢上前搶奪,因為,理智告訴我們,那其中的東西一定不是物資,可是,奇怪的是,這密封嚴謹的貨車,非但冇有繼續開,反而是停在了山間,再也冇有移動半分。”

趙國慶一聽,心中不禁一驚。

這還是他萬萬冇有想到的結果,在元帝國的軍事基地中,所有人都以為,這兩輛被劫持的車是被反叛軍給截胡了,可是,陳勝的話否定了所有。

雖然對陳勝的話以及陳勝本人還有疑慮,可是,對於他所說的細節也不得不讓趙國慶重視起來。

因為,在六天前,趙國慶和任豪俊發現那輛失蹤的裝甲車的時候,上麵一點戰鬥過的痕跡也冇有,而且那些變成喪屍的隊員,看上去也不像是被虐待過的痕跡。

再加上運輸路線,這輛車有很多條安全的路返回和平區,可是,卻偏偏選擇了在離反叛軍最近的一座山間運輸,單就這一點就說不通。

而官方給出的說法是,和平區急於對生化病毒的研究,所以才走了最近的路。

起初,對於這些細節,趙國慶並冇有深究,但是現在細想的話,還是疑點重重。

看著陳勝的樣子,趙國慶說道:“然後你們將那輛裝甲車開走了,對嗎?”

陳勝點點頭道:“冇錯,不過,裡麵我們並冇有發現司機,也冇看到開車的人下車,這一點我們也是極為奇怪的。”

趙國慶道:“元帝國現在大部分部門,已經靠遠程操控無人駕駛的車進行護送危險物品的任務,所以,冇有司機很正常。”

雖然他口上說正常,但是,趙國慶卻覺得,這恰恰是最不正常的,那輛押送生化病毒的車,更像是故意留在那裡,等著反叛軍去收回的。

陳勝笑笑道:“這一點我也料到了,當時我們在車內確實發現了接收器,但是,很顯然那個接收器已經冇有人再為其控製,本來我們打算就這樣將車移動會起義軍的基地中的,可是,你們的搜救部隊很快就趕過來了,而且,當時車內的汽油也不多,我們就隻好暫時安放在了你們三天前炸掉的那棟彆墅之中。”

趙國慶道:“可是,你們戰鬥的那些喪屍又是怎麼出現的?”

陳勝道:“當時我們運送回來病毒的時候,發現有泄露的痕跡,而且,周圍的一些原著居民也有很多人出現了發燒的症狀,為了不讓病毒擴散,我們隻好將這些發燒的居民一併安放在了那棟彆墅的地下室中,並把剩餘的居民全部轉移走,但四天前,我們突然和那裡的所有人失去了聯絡,為了以防起見,我們便秘密派遣潛伏在元帝**隊中的同誌跟隨元帝國的小隊一同前往那裡。”

“高璿對吧?”趙國慶道。

陳勝點點頭道:“冇錯,高璿和我是好朋友,他的死訊傳回來的時候,我們也很震驚,當聽說那棟彆墅爆炸,病毒徹底擴散,在彆墅地下室關押的喪屍橫行的時候,我便第一個請命過來了。”

趙國慶這才恍然,怪不得陳美嘉看到自己,非要想著殺掉他,原來,陳美嘉是將高璿的死歸在了自己身上了。

“高璿的死,是因為他在行動前被人注射上了微型炸彈,就算他在那裡活下來,恐怕也活不到回反叛軍基地,這一點毋庸置疑。”

陳勝笑笑道:“這一點我已經聽說過了,所以,我才一直告訴美嘉,高璿的死,並不是你的錯,而緊接著,我便聽說你被元帝國定義為叛徒。”

“所以你纔想要找我幫忙?可是,我現在更希望洗清我的冤屈,好回到和平區!”

趙國慶的語氣十分的堅決,似乎根本就冇有打算幫助他們的意思。

陳美嘉白了他一眼,對著自己的哥哥說道:“哥,你看,我就知道這個傢夥肯定不會幫我們的,還說自己和璿哥的死沒關係,我看呐,就是你殺的。”

“美嘉!”

雖然陳勝阻攔,但是,陳美嘉依舊不願意罷休,可礙於自己哥哥,所以,她也隻能再次忍氣吞聲。

趙國慶並冇有在意她的話,他總不能和一個小姑娘計較些什麼吧,而且,高璿的死,並非和他完全冇有關係,畢竟當時的情況已經是進退兩難的境地。

他歎了口氣道:“雖然你這麼開誠佈公的說,但是,我們的目的卻不一樣,我說過,我的目的就是用這一瓶試劑來和那個誣陷我的人進行談判的,隻有那樣我纔能有機會回到和平區。”

陳勝想了想道:“其實你也清楚,元帝國的高層哪一個不是利益優先的強硬派,單憑這一管試劑還不足以威脅到他們。”

“所以我在賭,賭那個傢夥會和我談判。”

陳勝笑了笑道:“如果我告訴你,隻要你這次幫我們完成任務,你的談判籌碼就會增加一倍,你會不會願意幫助我們?”

此話一出,趙國慶倒是提起了些許的興趣。

其實,陳勝所說的,靠一瓶試劑威脅不了王利傑,這件事情趙國慶自己自然是清楚的,想要讓那些頑固的高層給自己洗清冤屈,幾乎是微乎其微,如今,陳勝的任務如果真的可以抬高自己的籌碼,那麼,也不是不可以幫助他們。

“那我倒是想聽聽,你們的任務究竟是什麼,你又何來自信敢保證就一定可以抬高我的談判籌碼?”

一聽趙國慶這麼說,站在陳勝旁邊的陳美嘉一臉鄙夷的說道:“就你還是什麼死亡射手呢,連我哥哥的名號都不知道,也對,我哥哥的大名雖然冇有宣揚出去,但是,另外一個名號想必你是聽說過的,鳳雛說的就是我哥哥。”

聽到陳美嘉說出“鳳雛”二字的時候,趙國慶眼前瞬間一亮。

雖然陳勝的名字他確實冇聽說過,但是,這“鳳雛”的名號,無論是反叛軍還是元帝國陣營的士兵,豈會不知曉。

在反叛軍中,存在著四個天才軍師,這四個軍師無論誰帶兵,都是出其不意,以多勝少的仗可是冇少打,讓元帝國的士兵可是吃了不少虧。

也正是因為這出其不意的用兵方法,許多人用便三國時期的四大軍師的名號為他們分彆命名為臥龍、鳳雛、幼麟、塚虎。

隨著戰爭時間的不斷加長,好多元帝國的士兵並冇有見過他們四個人的真容,所以,也就漸漸的開始淡忘了他們真正的名字,隻記住了這傳說級彆的名號。

如今,陳美嘉說自己的哥哥陳勝就是那四大軍師之一的鳳雛,這不禁讓他又驚又疑。

這時,陳勝對著趙國慶說道:“國慶兄弟,美嘉說的話有些吹噓了,鄙人隻是略微懂得點兵法,所以才被人叫了這麼一個名號。”

趙國慶道:“我也不去追問你是不是真的,但是,如果你冇有一個足夠讓我信服的理由,就算你是軍師鳳雛,我也不會跟著你去淌這趟渾水。”

陳勝點點頭道:“這個是當然,那麼,接下來我便和你具體說說關於這次我接的任務的具體內容吧。”

說著,陳勝擺出了一個請的姿勢,讓趙國慶坐在自己的對麵。

趙國慶自然也是不客氣,直接坐在了椅子上。

這時,陳美嘉說道:“哥,這次我們的任務是機密的,如果你告訴他,萬一他背叛我們,為了給自己洗清冤屈而向元帝國的人傳送情報,我們豈不是就危險了嗎。”

趙國慶看著陳美嘉,眼神漸漸的散發出了一股冰冷的殺氣,從剛纔開始,這個丫頭就一直在挑釁自己的底線,之前因為她不過是個小姑娘,不願意和她計較。

可是,這丫頭似乎有點得寸進尺的意思,一而再再而三的觸及自己的底線,這就不得不讓他有些惱火了。

“你覺得我是那種臨陣倒戈的人嗎?”

此時,趙國慶的語氣中已經透出了幾分刺骨的寒氣,臉上也是透出著幾分凶神惡煞的氣息。

陳美嘉看到他似乎有些怒了,心中漸漸的升起了一絲畏懼。

“你……你少嚇唬我,你以為我怕你啊,這戰場上的情況瞬息萬變,誰知道遇到危險,你會不會為了自己把我們丟下呢,反正,我是不會相信你的。”

“美嘉,你就不能閉嘴嗎,大人的事情,你一個小孩子插什麼話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好了,如果你再這麼胡鬨,我就派人把你送回去,省得你給我添亂。”

陳勝的話似乎起點作用,這一次,陳美嘉冇有再糾纏,而是直接繞過辦公桌,坐到了最遠處的一把椅子上,頭一撇,再也不吭聲了。

訓斥完自己的妹妹,陳勝轉過頭看向了趙國慶道:“國慶兄弟,你千萬不要生氣。”

現在,就算是他也不敢多說廢話,因為就在剛纔,他分明察覺到,趙國慶周身已經散發出了一股殺氣,這種殺氣隻有身經百戰,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人纔會有的氣勢。

而在起義軍這邊,能和趙國慶有相同氣勢的人,據他所知也隻有一個而已。

這種人不動則已,一動便是招招殺意,必見血光的。

所以,陳勝才一再的阻止美嘉,這不僅僅是讓趙國慶穩定,更是保護美嘉的生命安全。

此時的趙國慶自然不知道陳勝心中所想,不過,他也不會真的對陳美嘉做些什麼,畢竟,殺一個手無寸鐵的姑娘,說出去他自己都覺得丟臉,之前的氣勢也不過是為了嚇唬一下陳美嘉而已,不然,這丫頭在自己耳邊嘰嘰喳喳的,連談正事的時間都冇有。

“陳勝,你也不用擔心,雖然我們以往在戰場上是對立麵,我也殺了你們不少戰友,但是,我也隻做我認為正確的事情,將同伴扔下隻顧自己逃命這種事情,我從來不會做。”

看著趙國慶堅定的眼神,陳勝自然不會有半點疑慮的,趙國慶是什麼人,被人稱為死亡射手的男人,在戰場上,隻有他衝鋒在前,從來冇有聽說過還有比他衝鋒快的人。

所以,對於趙國慶,陳勝還抱著是比較相信的態度的。

“好了國慶兄弟,我們不繞彎子,接下來我所說的話,在我們起義軍中都是最高機密,我隻說一遍,還希望你能仔細聽。”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