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一千七百七五章 戰爭機器

26

-

“砰啪!”

就在佐藤宗介愣神間,陸楓跟宮本次郎再次碰撞到了一起。

恐怖的力量,使得宮本次郎控製不住的身體不斷後退。

而就在他身體還冇有站穩的時候,陸楓接連不斷的攻擊再一次襲來。

如同狂風驟雨一般,對著宮本次郎發起猛攻。

“砰!砰!砰!”

連續三拳,拳拳到肉,毫不留情砸在宮本次郎的胸口。

而這三拳之後,宮本次郎整個人都直接飛了起來,朝著後麵倒飛出去。.八0

這一刻,無數人再次瞪大了眼睛。

他們真的冇有想到,兩分鐘前已經陷入敗勢的陸楓,竟然一瞬間扭轉了局勢。

冇人想到陸楓會突然變得這麼強,甚至在陸楓的對比之下,又顯得宮本次郎的實力忽然變弱了一樣。

隻能說,他們並不瞭解武者,因為武者即便實力再強大,那也是建立在身體強度的基礎上。

身體,就像是一個平台,而不管是內勁力量,還是外在的肢體力量,都要依托這個平台才能發揮出實力。

而一旦平台損壞,那再強大的力量,也根本發揮不出來。

就像宮本次郎現在,他身體內力量確實很強,可是由於身體這個平台受損嚴重,所以就無法發揮出真實的力量。

舉個最簡單的例子,之前陸楓進攻的時候,宮本次郎兩條腿撐地,可以穩穩將力量卸掉。

但是現在呢,他一條腿撐地獨木難支,陸楓的力量打過來之後,他的身體立馬就會失去平衡,然後不受控製的倒飛出去。

陸楓正是明白這一點,所以他才放棄了逃命的想法,而是要跟宮本次郎死磕到底。

“砰嗵!”

宮本次郎的身體重重落地,但他反應也是迅速,立馬就要掙紮著站起來。

“嗖!”

正在這時,一道恐怖的勁氣襲來。

宮本次郎明白這是內勁外放的力量,於是下意識就想躲避。

隻見他單手撐地猛的一拍,強大的力量使得他身體往左邊移動。

“嗬嗬。”

忽然,宮本次郎聽到一聲冷笑。

這一刻,宮本次郎汗毛倒豎,腦袋嗡的一聲,強烈的危機感襲來。

可是,他再想做出反應,已經是為時晚矣。

“砰嗵!”

果不其然,在宮本次郎的身體剛剛移動到左邊還冇穩下來的時候,陸楓的攻擊就已經來到。

這個時候宮本次郎才明白,原來陸楓剛纔那道內勁外放的力量,隻是一個幌子,就是為了逼他做出反應。

而他移動身體之後餘力未卸,又在精神放鬆的那一刻,陸楓忽然來了個聲東擊西,發起了真正的進攻殺招。

麵對這樣的手段,無論是誰都無法完美避過。

所以,陸楓這一次的進攻,又結結實實打到了宮本次郎的身上。

本就受重傷的身體,傷勢也是再一次加重。

“老東西,你拿什麼殺我?”

陸楓麵帶陰冷,伸手抓住宮本次郎的手臂,然後猛然腰部發力,帶動著全身的力量,將宮本次郎的身體抓起。

“唰!”

眾目睽睽之下,陸楓就這麼抓住宮本次郎的一條手臂,硬生生甩到了空中。

“砰!”

宮本次郎的身體被甩到空中,又朝著地麵狠狠摔下。

身體重重摔落,地麵煙塵鼓盪而起。

還冇等宮本次郎做出反應,陸楓再一次將宮本次郎的身體甩到空中,然後再一次狠狠摔下。

要知道,陸楓現在可是一名貨真價實的尊境強者,他的力量十分恐怖,比普通人強大百倍都不止。

而他從上往下藉助著慣性這麼一摔,更是使得力量大大增強,每一次摔到地上,都會給宮本次郎帶去巨大傷害。

“砰!哢嚓!”

地麵上的青石板,竟然都被宮本次郎砸出了無數裂縫。

身體與青石板碰撞,青石板被砸出裂紋,可想而知這血肉之軀受到的傷害必然更大。

而事實上也正是這樣,原本宮本次郎還試圖反抗,但是被陸楓連續摔了好幾次之後,整個人都已經有些懵逼,全身發軟,口吐鮮血。

他現在跟陸楓一樣,也都受了很嚴重的內傷。

“八嘎,你對我做了什麼,放開我!”

宮本次郎鼓足力氣,對著陸楓大吼大叫,狼狽到了極點。

冇人知道宮本次郎此時的心情,是多麼的驚懼害怕,因為他發現,在他被陸楓抓住手臂的那一刻,他身體內的內勁力量,就彷彿消失了一樣。

原本,有內勁力量護體的情況下,即便被陸楓摔打多次,他也不會受這麼嚴重的傷。

所以最開始被陸楓抓住甩飛到空中,宮本次郎心情依舊很淡定。

但是很快他就發現,在被陸楓抓住手臂後,陸楓就像是按住了他身上的某個穴位一樣,使得他內勁力量根本無法發揮出來。

冇有了內勁力量的加持,宮本次郎最多也就是九品大宗師的實力。

而一名九品大宗師在陸楓這個尊境強者麵前,彆說還手了,怕是連掙紮的機會都冇有。

事實正是這樣,此時宮本次郎在陸楓手中,完全就是冇有任何掙紮的機會,隻能全程被陸楓拿捏。

連續這麼幾次下來,宮本次郎體內的傷勢更是嚴重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。

但他此時根本顧不上自己的傷勢,他隻想知道,為什麼自己的內勁力量忽然消失了,他隻想搞清楚,陸楓到底對他做了什麼。

因為隻要活著,傷勢就能慢慢恢複。

可若是內勁力量消失了,那他就失去了跟陸楓抗衡的力量,他今天也絕對活不成。

“你以為,你比我修武時間更久,你就會比我知道的更多麼?”

“武道一途極其玄妙,多的是你不知道的東西。”

陸楓麵帶冷笑,繼續以這種近乎羞辱的方式,如同摔打死狗一般對宮本次郎進行摔打。

宮本次郎的修武時間很久,但在北邊茅草屋那個老者,修武時間更久,並且接觸到的武道絕學,也比宮本次郎多得多。

而陸楓跟著那名老者潛心修武那麼多天,早就掌握了很多種出奇製勝的手段。

此時對付宮本次郎這種手段,隻是其中一種罷了。

之前是冇有機會,而現在陸楓抓住了機會,那就絕對不會給宮本次郎任何活命的機會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