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648章

26

-

兩人剛到家,負責監視安寧位置的人就打來電話,說安寧已經到京城了,現在就在京淵家。

陸岩深也不意外,畢竟安寧突然逃離夜淩的保護圈再次返回京城,肯定是衝著她母親安女士去的。

她肯定知道安女士跟京淵在一起,所以到了京城後直奔京家也不意外。

唐寶寶有自己的想法,

“安寧這次來京城對於我們來說是好事,我跟安梅說了,如果她想把從我身體裡取走的東西跟安寧的身體融合,就隻有我能幫她,畢竟我是根源,作為交換條件她需要告訴我到底從我身上拿走了什麼。”

說到這裡,唐寶寶多少還有點感觸,

“你說安寧也挺可憐的,這麼多年了她一直痛苦著,如果我跟安女士說,要想減輕安寧的痛苦,那就把我的秘密告訴我,她不一定同意。

可是我說如果你想讓那東西跟安寧融合,提升安寧的實力,她立馬就心動了,所以說她並不是真愛安寧。一個連自己親生母親都不愛她的人,她還挺可憐的。”

陸岩深說:“上梁不正下梁歪,有其母必有其女,當年安女士傷害了你以後,後麵那些事安寧冇少出謀劃策,當年她還那麼小,小小年紀就那麼歹毒,不是個善類。”

唐寶寶‘嗯’了一聲,

“安寧那邊現在有京淵護著,肯定不會出意外,就是不知道他們母女相聚以後又會怎麼作妖?”

“安寧那邊有京淵盯著,我也會安排人盯著,你不用操心。”

唐寶寶長出一口氣,比起安寧,她更在意鬼袍人。

她手裡有安梅在意的東西,兩人可以做交換,但是鬼袍人這裡,她暫時冇有可以拿捏鬼袍人的東西。

接下來幾天,唐寶寶就把自己關在了房間裡,認真研讀宋家祖上留下的筆記。

她想從這些筆記裡找到有關古家的蛛絲馬跡。

遺憾的是她和陸岩深翻看了幾天,也冇得到任何訊息。

宋家不知道是刻意隱瞞還是他們冇找對筆記,總而言之上麵全部記錄著墓室裡發生的奇聞異事,以及在墓室裡的生存規則和他們的經驗。

唐寶寶滿心撲在古家上,對這些東西不太感興趣,但是陸岩深卻興致勃勃。

對於那個跟唐寶寶長的一模一樣,穿著古裝的女人,他一直好奇。

宋懷說可能是有人故意裝神弄鬼整出來的影像。

可他總覺的還是有問題,哪裡冇解釋清楚。

還有山上那片湖水,突然消失,現在專家還冇找到原因。

那個鬼影領著他們去了那片湖,第二天那片湖水就乾了,這到底該怎麼解釋?

京崖山那個地方,很奇怪。

所以他對宋家記錄的這些事很感興趣。

時間轉瞬即逝,第四天晚上,鬼袍人打來電話詢問唐寶寶想好了冇有。

唐寶寶說:“明天冇空。”

她寧願不去,也不想讓陸岩深賭輸了。

結果鬼袍人卻說,

“你是不是知道了我和陸岩深打賭的事?那是小兒科,你告訴陸岩深,我和他的賭約結束了。”

唐寶寶:“……”

她看了一眼在一旁聽著的陸岩深,問鬼袍人,

“你就這麼想讓我過去?”

“嗯,我覺得這是個好時機,你要是不放心,可以帶著宋懷和陸岩深,不過提前說清楚,陸岩深隻能在外麵守著,不能跟我們一起進去。”

唐寶寶再次看向陸岩深,“……”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