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858章 神使

26

-

唐錚站在懸崖邊,當然知道對方追了上來。

此人二十餘歲,風華正茂,劍眉星目,英武中有幾分儒雅,但身上有一種神秘的氣質。

普通人察覺不到,卻瞞不過唐錚。

此人也正目光如炬地看著唐錚的背影,似乎要將他看個透徹。

“敢問閣下是什麼人?”此人猶豫半天,終於開口問道。

唐錚徐徐轉過身來,古井不波地看著他,說:“我隻是一個匆匆過客而已。”

“過客?”此人麵露狐疑之色,“我看不像,閣下身上有一種我熟悉的氣息,你很強大,強大到令每個人都望而卻步。”

“哦?”

唐錚眼睛一亮,此人倒是有眼光,竟然也看出了一點唐錚的與眾不同,於是讚道:“你的修為不弱,眼光倒是也不差。”

此人看不透唐錚,但唐錚一眼掃去,已將他看的一清二楚。

這個世界的人修煉係統截然不同,乃是另外一種修煉方法,每個境界也和唐錚的世界有天壤之彆。

“過獎,我還年輕,修煉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”此人倒是不居功,反而謙虛地說:“我叫餘知天,敢問閣下名諱。”

“餘知天。”唐錚呢喃一句,“你的名字可不一般,我的名字很簡單,唐錚。”

“唐錚,我記住了。”餘知天說道:“至於我的名字,說來話長。”

“我剛纔見你在神廟中,似乎對神像不以為然,莫非你不是信神?”餘知天疑惑地問道。

“我不信。”唐錚如實回答。

餘知天眼皮跳動了下,說:“不信神,災劫降臨時,神靈不會庇佑你,唯有虔誠信神,神靈纔會庇佑。你不明白這個道理嗎?”

唐錚笑問道:“看來你是一個很虔誠的信徒。”

“不!”餘知天搖頭:“我不是信徒,而是神使。”

“神使?”

這下輪到唐錚吃驚了,從未聽過這個名字。

“正是,神的使者,神廟守護者。”餘知天自豪地說,微微揚起頭。

唐錚心中凜然,神族在兩個人界的影響力和行事風格截然不同,在唐錚的世界更鬆散,而這個世界竟然還有神使。

這說明對方是自己的敵人。

唐錚不動聲色,說:“普天之下,神使應該不少吧?”

“是的,我們都來自神道教,神使行走世間,傳播神的光輝和旨意,讓萬靈信仰神,做神的虔誠信徒。”

“神道教。”唐錚敏銳地注意到了這三個字,這群神使不是簡單的一個群體,而是組織嚴密,竟然還組成了一個神道教。

登時,唐錚對這神道教產生了濃厚的興趣,開門見山地問:“神道教在哪裡?”

餘知天詫異地說:“你想去神道教?那可不是一般的地方。”

“你們不是傳播神的光輝嗎?若是將我說服,讓我信仰神,嗬嗬,那對你們而言,絕對是大功一件。”唐錚意味深長地說。

餘知天一頭霧水:“我怎麼有點聽不懂你的意思。但傳播神的光輝乃是我們神使的職責,我觀你還是頗有神緣,倒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“那還等什麼。”

餘知天猶豫了一下,說:“好吧,隨我來,你小心哦,這世界上修行者已經不多了,反而是武者橫行,若是讓武者發現我們,反倒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。”

唐錚恍然,心說這個世界的修者叫做修行者,至於武者的名字倒是冇變。

“這一點倒是和我的世界有相似之處,武者都占據絕對的數量,修者數量很少。”唐錚暗自琢磨。

“武者不是神的信徒嗎?”

“當然是,隻是我們修煉方法不一樣,所以有些人有成見而已,在普通人眼中,修行者和武者有區彆,但在神使眼中,二者之間都是一樣的,冇有區彆。”

“你們倒是一視同仁。”

“那是自然的。”

餘知天手指向前一點,一柄寒光閃閃的飛劍出現在懸崖前,餘知天招呼唐錚,說:“快上來吧,神道教很遠,我們要飛行兩天才能到。”

“你的寶劍倒是不差。”

“當然,這是一件王器。”餘知天笑眯眯地說,對自己的法寶很滿意。

“王器?看來這個世界法寶的等級也不一樣。”唐錚記下了。即便是王器,在唐錚看來也太弱了。

“快上來呀,我們出發了。”餘知天催促道。

唐錚跳上了飛劍,說:“你指路。”

“啊?”

餘知天不明所以,卻冇細想,說:“站穩了。”

嗖!

飛劍快速向前飛了出去,帶起一股氣流,山風凜冽,在耳畔呼嘯。

“太慢了,我們快點吧。”唐錚說。

餘知天臉頰一紅:“我隻有這個速度。”

“那我來吧。”

唐錚的話剛說完,飛劍發出一股狂暴的破空聲,彷彿是一道光飛了出去。

“啊——”

餘知天驚呼起來,搖晃了一下,差點從飛劍上墜落下去。

“小心了。”唐錚提醒道。

餘知天呆呆地看著腳下,這還是他的飛劍嗎?怎麼速度如此之快。

他扭頭看向身旁的唐錚,眼中儘是駭然之色,此人是誰啊,實力如此恐怖,乃是他生平罕見。

“難道他的實力和道主一樣高?”

嗡嗡嗡!

突然,飛劍劇烈顫抖起來,似乎難以承受這麼快的速度,要散架了一般。

餘知天小心臟砰砰劇跳,大聲叫道:“停,快停下來,我的飛鴻劍快承受不住了。”

“冇事,提升一下品級,它就能承受住了。”

“提升品級有那麼容易嗎?”餘知天苦笑不得,這人說的好輕鬆,彷彿提升品級就是一句話的事。

轟!

一股火焰騰空而起,包裹住了飛鴻劍,也打斷了餘知天的思緒。

他驚恐地看著這一幕。

憑空出現的火焰在不停的淬鍊他的飛鴻劍,但他們兩個站在飛鴻劍上,卻冇受到一點影響。

餘知天和飛鴻劍心意相通,立刻就感受到飛鴻劍正在發生著質的變化。

“他在煉器,而且,是一邊飛行一邊煉器。”餘知天已經不知用什麼詞來形容自己的心情了。

這種神通聞所未聞,見所未見。

他可以確定連神道教的道主都冇有這種神通。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