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865章 神奴

26

-

神像幻化為活人模樣,驚慌失措地張望。

唐錚緊追不捨,大喊道:“你逃不掉了,你不如留下,好好地回答我幾個問題,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。”

神像頭也不回,戰戰兢兢地說:“我不逃,難道等死嗎?你究竟是哪個石頭縫裡蹦出來的,這麼強大,竟然敢追殺神族。”

神像一個頭兩個大,鬱悶的想吐血。

他好好地在神道教當神像,受煙火供奉,這是許多神族都曾經乾過的差事。

彆的神族平平安安地度過這段時光,隻有他如此倒黴,竟然遇到了這樣一個狠角色。

他想和對方來硬的,不是唐錚的對手。

他認慫,想逃跑。

唐錚竟然也緊追不捨,不給他逃命的機會。

試問將一個神族逼的隻能逃跑的份兒,神族的臉麵怎麼辦?

神像當真是欲哭無淚,覺得自己冤枉死了。

一個在前,一個在後,圍繞著神道教的九座山峰繞圈飛行。

神道教四周都有空間禁製。

神像後有追兵,根本冇有心思破解禁製,逃之夭夭。

所以,他隻能在神道教這一方小天地中逃命。

一道道劍光劃破長空,緊緊地咬住神像不放。

偶爾劍光還在神像身上留下一點傷口。

神像就像是火燒屁股,嗷嗷地慘叫起來,哪裡還有一點神族的高高在上。

其他人早已大跌眼鏡,下巴都快掉落一地了。

“神怎麼如此脆弱?”

許多人心目中的神的形象崩塌了,眼淚奪眶而出,心態直接崩了。

餘知天回過神來,擦了一下眼角,手心濕潤,他的心態和神道教上下大同小異。

彆看唐錚先前說一千道一萬,都不急看見這一幕。

他們真正地認識到了神不再是高高在上,神也可以被戰勝,甚至被殺死。

唐錚看著眾神使的微妙反應,哪裡還不清楚他們的心思,他故意追著神像,冇有一擊必殺,當然也是期待的這個作用。

如今看來奏效了。

作用明顯。

那神像就完成了自己的使命。

“站住!”唐錚沉聲一吼。

聲音像是驚雷,震耳欲聾,令不少修為低的神使頭暈目眩。差點直接暈厥過去。

唰!

玄藏劍破空,從天而降,彷彿將空間一分為二,硬生生地攔在神像麵前,令他不得不停下腳步。

神像驚呆了,失魂落魄地看著這一劍。

他早已有了判斷,自己不是唐錚的對手,看見這一劍,他越發確定這一點。

登時,他絕望了。

玄藏劍橫亙在他身前,就像是一條天塹一般,令他根本冇辦法跨越。

“你是神王?”神像驚魂未定地看著唐錚,問道。

神王?

唐錚心中一動,自己分明才神君境界,對方卻誤認為神王境界,看來自己的戰鬥力已經不弱於一般的神王了。

“或許正是因為我不但修煉了新天書,而且,還修煉了天神訣,雙管齊下,功力比一般神君深厚,他纔會有此誤解。”

唐錚暗暗分析。

“無論如何,這是一件好事。”

唐錚笑了起來,但在神像看來像是狼外婆一樣,而且,唐錚的笑容令神像心中僅存的僥倖都煙消雲散了。

因為,唐錚是默認他是神王境界,身為神君境界的神像,又怎麼可能是唐錚的對手。

神像心驚肉跳,戰戰兢兢地問:“你想問什麼?”

“這樣纔對嘛,死撐著不合作,最後受苦的隻能是你自己。”唐錚笑吟吟地說:“你怎麼會在此地化作神像,你身上有什麼任務?”

唐錚心中已經有了一個猜測,隻是想通過對方驗證一下而已。

“每隔幾年,神界都會選擇一位神族,來到各個世界之中,化作神像,受香火供奉。這樣既可以監視這個世界,讓一切都在神族的掌控之中,而且,還可以保證信仰之力源源不斷地輸送到神界。”

神像一邊說,一邊強忍著恐懼,仔細地打量唐錚。

“他竟然是人類修煉成神,比我這個神族都還厲害,他是怎麼辦到的?他簡直就是一個怪胎!”神像暗自腹誹。

唐錚眼睛一亮,神像之言倒是和他的猜測不謀而合,他繼續追問:“神界是如何選擇是誰去當神像?”

神像彆看高高在上,其實是一個苦力。

因為,他們侷限在了一個神廟之中,哪裡有神界中的神族自由自在的瀟灑。

故而唐錚有此問。

神像臉頰一紅,支支吾吾,竟然不知如何回答。

“有戲!”唐錚麵色一沉,問:“不回答嗎?”

神像忐忑地看著唐錚,彷彿是徹底豁出去了,悻悻地說:“神像的人選都是神界之中修為低下,無權無勢的人。”

“哈哈哈!”

唐錚大笑起來,說:“果然是苦力,神族中達官顯貴,有權有勢之輩都不用化作神像吧,隻有你這種倒黴蛋纔會如此。”

神像麵紅耳赤,羞愧地垂下頭。

其他人似乎早已麻木了,無論神像說出什麼驚世駭俗的言論,他們都不會再有多少過激的反應了。

神族中竟然有這麼多內幕。

許多人竟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,紛紛目不轉睛地看著神像,似乎想從他口中知道更多的神族內幕。

神使心中對神的敬畏正在一點點融化,像是冰雪消融一般。

唐錚看著神像的反應,靈機一動,竟然突發奇想,他饒有興趣地問道:“你應該有自己的名字吧?”

神像說:“我當然有名字,我叫殷亥。”

“這名字有什麼講究嗎?”

“神族有四大姓氏,所有神族都出自這四大姓,分彆是殷,姬,姒,羋,我乃是殷氏一族。”殷亥回答道。

“原來是由這四大姓氏組成,倒是出乎我的預料。你在殷氏一族中地位低下,你如今又失職了,你可知道自己回去後會是什麼下場?”唐錚似笑非笑地問。

殷亥麵色如土,支支吾吾,不知如何回答。

“我給你指一條明路。”唐錚說。

“什麼路?”殷亥急忙問道。

“神族向來喜歡奴役彆的種族,我認為你們也應該嘗一嘗其他種族的滋味兒了。”唐錚眼中精光一閃,說。

殷亥想到了一種可能,大叫道:“你想讓我為奴?”

“不可以嗎?”唐錚反問。

以神為奴,讓神族變成神奴!

一個個早已麻木的神使再次露出了驚容,不可思議地看著唐錚。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