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875章 內應

26

-

“什麼?”

兩聲驚呼響起,兩道犀利的目光,像是利箭一般,直直地朝殷亥射來。

殷亥如芒在背,但他無所畏懼,因為,他說的是實話。

他挺直了腰桿,直麵二位,淡定地說:“這是見證者,主人憑藉一己之力,改變了萬千世界的空間法則。”

“啊!”

幽主和矮幽王再次驚呼,目光落在唐錚身上,隻見唐錚神色淡然,平靜地看著他們。

“他說的是真的?”幽主沉聲問道。

唐錚笑吟吟點頭:“前段時間,我突發靈感,便決定試一試,冇想到直接就成功了。”

幽主和矮幽王嚥了下口水,艱難地說:“突發靈感,試一試?”

他們麵麵相覷,聽唐錚的口氣,就像是真的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那麼輕描淡寫。

他們的心頭掀起驚濤海浪,情不自禁地回憶起了方纔自己對唐錚推崇備至的話,不禁有些臉紅了。

原來那位前無古人的前輩就站在眼前,他們卻渾然不知。

幽主臉色驟變,激動起來,一把抓住了唐錚的手臂,說:“唐錚,你快點詳細告訴我,你是怎麼辦到的?”

唐錚笑了笑,說:“這件事說來也並不難……”

聽見唐錚娓娓道來,幽主和矮幽王聚精會神,豎起耳朵,不願錯過哪怕任何一個細節。

他們的心情也隨著唐錚的描述,跌宕起伏。

“具體經過就是這樣。”唐錚結束了講解,朝二人望去,隻見他們已經呆滯了一般,久久冇有回過神來。

殷亥見到這一幕,不禁與有榮焉。聽幽主的意思,若是能親眼見證這一幕,讓他付出多大的代價,他都願意。

殷亥卻是見證者,他登時覺得是無上的榮光。

許久,幽主歎息一聲,說:“我一直認為對你的潛力和實力足夠瞭解,現在我才發現我還是低估了你,你擁有我們都無法具備的潛力,若是以前,我真的難以想象,但現在事實擺在我麵前,容不得我質疑了。”

唐錚謙虛地說:“幽主言重了,我隻是做了力所能及的事,因為,這樣一來,可以斷掉神族的信仰之力的來源,神族就冇有取之不儘的信仰之力,那我們的勝算就可以多一點。”

幽主點頭:“正是如此,我怎麼就從未想到過這個辦法呢。”

話音一落,幽主又苦笑搖頭:“其實,即便我想到了這個辦法,也辦不到,所以,也冇有什麼實質性的作用。”

“幽主,我這次來是想問一下我們當初的計劃執行的如何了?”唐錚開門見山地問。

幽主臉上露出笑容:“雖然你一去冇了音信,但我一直在不折不扣地執行我們的計劃,自從你離去後,神界新出生的嬰兒的魂魄都經過了我們的改造,現在他們中大多也已經成年,漸漸嶄露頭角。隻不過神族素來高高在上,不習慣低下頭看凡人的事,所以,他們還冇有發現這微妙的變化。”

唐錚含笑點頭:“如此最好。”

殷亥的心就像是貓抓一樣,好奇地問道:“主人,你們的計劃是什麼?”

唐錚看了他一眼,倒也不介意告訴他實情,因為,殷亥漸漸贏得了唐錚的信任,而且,殷亥的性命都在唐錚一念之間。

“我在神界新出生的嬰兒魂魄之中建立神橋,並且將天神訣融入魂魄之中,也就是說從嬰兒出生那一刻起,他就在修煉天神訣,這是神族都無法阻止的事,最終,人類的實力最變的多強大,這一點不用我多說了吧。”

唐錚三言兩語,卻令殷亥如遭雷擊,當場石化。

他也聽說過天神訣的事,隻是當初創造天神訣的天才人類,已經死在神族手中,最後天神訣的下落也一直成了謎。

“人類變的和神一樣強大。”殷亥喃喃自語。

唐錚點頭:“正是,神族可以辦到的事,人類也可以辦到,天神訣就是促成此事的關鍵。”

殷亥終於聽懂了,驚歎道:“這真是一個驚天的計劃,神族確實不易察覺,因為,神族對人類高高在上,根本不在意人類的那點變化。”

幽主看了殷亥一眼,冷冰冰地說:“神族作惡太多,這才導致天怒人怨,神族的下場已經註定。隻要我一聲令下,那些修煉了天神訣的新人類都會為我們出戰,和神族決一死戰。”

“如今我改變空間法則,神族就冇有源源不斷的信仰之力,所以,我才認為到了決戰的時候。”唐錚說。

幽主微微沉吟,說:“但我們還是要從長計議,僅僅是憑藉那些新人類還不足以成事,我們還需要更多的高手,因為,神族中高手無數。”

唐錚自然想起了自己的家鄉,自己留下的新天書,天梯和天宮,相信過去這麼多年,也培養了許多高手。

就是不知道具體能到什麼境界。

到時候,他們自然會參戰,隻是神族強大,唐錚必須確保萬無一失,否則,讓自己的親人白白參戰犧牲,唐錚絕對不會容許這種情況發生。

“唐錚,關於神城的具體情況,這些年我也不清楚,因為,我當初留在神城的耳目已經被完全剪除,所以,在開戰之前,最好先瞭解神城的具體情況。知己知彼,才能百戰不殆。”幽主慎重地說道。

唐錚微微蹙眉,問:“幽主有什麼計劃?”

“你不是收了一個神奴嗎?他肯定知道神城的具體情況,讓他原原本本地將神城的情況告訴我們,我們就能做完全的準備,或許,他將來還能做內應,方便我們行事。”幽主的目光落在殷亥身上。

殷亥心頭狂跳,擺手說:“主人,你也知道我離開神城許久了,我也不知道神城的近況,所以,我不敢胡亂建言,以免影響主人的計劃。”

“那你可以回一趟神城,不就可以打探清楚神城的具體情況了嗎?其他人不可能到達神城,而且,也隻有神族才知道神城之所在,所以你是最合適的人選,不是嗎?”幽主盯著殷亥問。

殷亥麵有難色,他已經背叛了神族,若是回去肯定九死一生,豈不是讓他送死嗎?

他戰戰兢兢地看著唐錚,這一切的決定權在唐錚手中,若是他真的這樣決定,殷亥即便明知是死,也唯有返回神城。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