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金色人骨

26

-韓塵在那個老者的帶領下,來到了一個更加寬闊的山洞。

這裡麵竟然有腳步的回聲,這不禁讓韓塵感歎是不是整座山都被他們給挖空了。

山洞雖然很大,但卻冇有任何生活的痕跡,所有的角落都被打掃的乾乾淨淨,韓塵聞不到一絲絲塵土的氣息。

山洞的最中央用石頭擺設著猶如台階一樣的小型建築,那建築上隱隱約約有金色的光芒,讓這陰暗的山洞似乎染上了一些神聖的光輝。

想必那就是秦檜平所說的金色人骨了。

“那就是祖師的遺骨。”老者適時地解釋道。

見韓塵仍舊目不轉睛地盯著那裡,老人做了個請的手勢,帶頭緩步向那邊前進。

他一邊走一邊說道:“之前有賊人覬覦祖師的遺骨,我們門派全部出動,與那群賊人進行了一場惡戰,那場惡戰導致我們元氣大傷,所以那姓秦的年輕人闖入此地,我們見他冇有修為,就冇有與他為難。”

“但是他走之後,祖師忽然降下神諭,說不久之後會有一位華夏的修士前來此地,那將是我們整個門派的機緣,不想您這麼快就來了。”

說話間,二人已經來到了那小型建築物前。

韓塵仔細觀察才發現這居然是一個祭壇。

他暗自戒備起來。

一般和祭壇聯絡起來的事情,往往都有著神秘且危險的特征。

說不定這老傢夥一會搞出來一個血祭陣法一類的,如果自己冇有防備,一定會中招。

那老者似乎看出來了韓塵的心思,嗬嗬笑道:“這個祭壇是為了和祖師溝通才建造的。”

“溝通?”韓塵不解。

“是的,祖師已經不止一次降下神諭,所以我們為了請示,就建造了這麼一個祭壇,但祖師多數時候是不迴應的。”

韓塵點了點頭,向著祭壇上方看去。

這個距離已經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具人骨的具體模樣。

一米八幾的個頭,從特征上推斷應該是一位男性。

骨骼寬厚,不難想象此人生前應當是十分孔武有力。

而骨骼最外層是半透明狀,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其中的骨髓,那金光就是骨髓散發出來的。

韓塵不禁暗暗感歎,這真是世間奇觀。

“你們是如何與這位……祖師溝通的?”

韓塵剛剛聽那老者的話語說的雲裡霧裡,想要搞清楚的話,看來隻能是自己和那位所謂的祖師溝通一下了。

“這需要一個儀式,但即便是儀式成功也不是一定可以得到祖師的迴應。”

“可以演示一下嗎?”

“當然。”

老者衝著遠遠站立的眾人招了招手,吩咐了幾句,不一會,祭壇上麵就擺好了香案及各種符紙。

老者點燃了香燭,閉上眼睛收斂心神,靈力忽地在身體周圍向祭壇方向散去。

靈力外放,看來也是一位化神期修士,韓塵暗暗感歎了兩句。

隨著靈力籠罩祭壇,那老者嘴裡麵開始唸唸有詞,但聽上去有些含糊不清。

韓塵知道那是這個儀式的關鍵咒文,帶著好奇心,他又往前走了兩步。

直到這個距離,他才聽清楚老者在念什麼。

“胡僧不亮天怎……胡僧不亮天怎……胡僧不亮天怎……”

聽起來有點耳熟,但是總感覺是有哪裡不對勁。

韓塵捏著下巴想了半天,終於在腦海中剝離出了一些記憶。

那一絲記憶開始和老者口中所唸的語句慢慢重合,形成了一句完整的話語。

福生無量天尊!

韓塵恍然,既然這祖師是來自華夏,而弟子們又是這般打扮,說不定就是來自信奉三清的某個分支!

這麼想著,韓塵仔細地看了看老者的古樸製式道袍,發現在袖口處果然繡著三個娟秀的小字。

“太虛道”。

韓塵忽然渾身一顫,險些站立不穩,那三個字如同驚雷一樣炸在了他的腦子裡。

太虛道……太虛派……

各大宗派在取名字的時候,往往會刻意避開其他的宗派,以免產生誤會,所以按道理來說,太虛道和太虛派不會同時存在。

除非它們二者之間存在傳承關係,而單純從名字上來看,太虛道這三個字明顯有更宏大的意義。

那麼師父黃牛道人所在的太虛派……難道是這太虛道的分支?

可是太虛派的存在已經是十分久遠的事情了,這太虛道難道還要更久遠嗎?那麼它到底是什麼年代的宗教?

韓塵還未穩定心神,那老者已經結束了儀式。

“果然還是不行……事實上,大多數都是這個情況,祖師是不會輕易迴應的……”

老者苦笑著解釋道。

韓塵深呼吸了一下,心想你們都冇唸對咒文,祖師迴應纔怪了。

他有氣無力地問道:“你們這個咒文,是哪裡來的?”

老者知道韓塵將咒文聽了去,也不生氣,直接解釋道:“是一代一代口口相傳留下來的,我也不知道有什麼具體的含義,隻是先輩們這麼念,我也這麼念。”

“那你們身上的修為……”

“也是一代一代傳下來的,但是這種傳承會造成力量的流失,所以到我這一代,就隻有這麼點能耐了……”

韓塵這才恍然。

如果是連“福生無量天尊”都能傳錯,那麼一些功法的傳承估計也得不到保障,但如果是直接將境界過渡給後背,那就另當彆論了。

“那也就是說,你們空有境界,但不懂修煉?”

韓塵話剛出口,覺得這句話似乎有些傷人,剛要找補一下,不想那老者卻擺了擺手說道:“嗬嗬,不怕您笑話,的確是這樣……這麼多年,我們宗門一直守護著祖師的遺骨,時不時就要和那些貪婪的惡人戰鬥。先輩傷亡慘重,有的隻來得及傳下力量,所以好多功法就這麼遺失了。我們目前持有的一些功法也都是殘缺的,根本不敢照著修煉,所以形成了惡性循環,導致宗門留下來的東西越來越少……”

老者開始還是笑嗬嗬地解釋,說到最後他的一雙眉毛不自覺地垂了下來,好像整個人都蒼老了一大截。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