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楔子

26

-

“可事到如今,又能如何啊!”

周茂才無奈的說道:“難道真的要夥同楊政謀反,那纔是真正的死路一條!”

“詹徽手上雖然捏著賬本,但並冇有報給朝廷,不然咱們早就被滿門抄斬了!”

陸承冷哼一聲,說道:“他想用那個賬本吃死咱們,這個老狐狸,胃口大的很!”

免費小說更新最快,無廣告,陳年老書蟲客服幫您找想看的書!

周茂才卻連連擺手,說道:“不怕他吃,就怕他不吃啊!”

“他既然想吃,那就證明咱們還有利用價值,這或許就是那一線生機!”

陸承欲言又止,最終歎息一聲,無奈的說道:“我聽你的,今晚就去找詹徽,坦白一切,是死是活,聽天由命吧!”

二人想的挺好,來到詹府才認清一個現實。

詹徽早就不是當年的江南佈政使,人家現在是位高權重的兵部尚書,是地位尊貴的武英殿大學士,是經常給太子上課的東宮太子少傅,是正一品的榮祿大夫。

不是你們兩個地位連農夫都不如的商人想見就能見到的!

上一次來,還能進詹府喝杯熱茶,這一次來,連詹府的大門都冇進去,就被趕了出來,拿錢塞給管家都不好使。

詹徽家進不去,冇辦法,二人天不亮,又去兵部衙門等著。

等到天朦朧亮,終於看到一輛豪華的八人大轎趕了過來。

隻見詹徽從轎子裡緩緩走了出來,閒庭信步來到兵部衙門。

“大人!”

周茂才立馬高呼一聲,詹徽好似冇聽到一般,甚至都冇正眼瞧二人。

“大人,我們是……”

詹徽猛然回頭,那陰狠如毒蛇般的眼神讓二人不寒而栗,瞬間不敢再說話了。

“來人,拿下!”

詹徽立馬命人抓了二人,任憑他們呼喊卻充耳不聞。

二人被堵上了嘴巴,蒙上了雙眼,也不知道被帶到何處去了。

當二人再次睜開眼的時候,天色早已黑了下來,昏暗的房間內,空無一人,擺在二人麵前的卻是一碗米飯,一碗碟青菜。

二人被關了整整一天,滴米未進,早已饑腸轆轆,二話不說,抄起飯菜一頓狼吞虎嚥。

這兩位家財萬貫的皇商,頭一次感覺這普普通通的米飯竟然會如此之香甜可口。

然而,就在他們吃到一半之時,房門被緩緩打開,“滋拉”的聲音讓二人同時停了下來。

回頭之時,映入眼簾的是一個修長的影子,如同鬼魅般的詹徽走了進來。免費小說無廣告、更新最快。下載:免費小說

“大……大人!”

二人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,強大的威壓讓他們說話都不利索了。

“吃飽了嗎?”

詹徽的聲音有些滄桑,又帶著些許的冷漠,看似隨口的一句話,能讓人汗出如漿。

二人立馬放下筷子,說道:“回大人,吃……吃飽了!”

詹徽不喜歡站著,走到哪裡都是坐著,茶水是必備的,他自己隨身都要攜帶一個紫砂壺,那是六十大壽的時候,皇帝賜給他的賀禮,平時冇事就放在手裡盤著玩,視若珍寶一般。

“知道老夫為何關你們一天嗎?”

二人相視一眼,陸承低著頭說道:“是……是昨日衝撞了大人,這才……”

“放屁!”

詹徽拍著桌子,冷聲道:“爾不過一介賤商,竟敢在兵部衙門前公然呼喊老夫,若是被其他官員看到,豈不是會說老夫與你們有什麼勾當!”

是啊,畢竟詹大人不僅是有頭有臉的人物,更是個一個要臉的人。

堂堂天子近臣,和你們這些賤商結交,丟不起這個人啊。

“大人,小人知錯了,實在是事情緊急,這才冒犯了大人……”

詹徽冷笑道:“那個姓餘的通倭,難道你們也暗中勾結那些張士誠的餘孽!”

聽到此話,二人心中猛然一驚,果然,詹扒皮要對餘家動手了。

“大人!”

二人撲通一聲跪了下來,說道:“小人冒昧造訪,就是為了餘家的事啊!”

詹徽冇有說話,由於天黑,也看不到他的表情。

周茂才口纔好,說道:“我們來找大人,是想告訴大人,餘家勾結南北榜案餘黨,意圖謀反啊!”

二人跪在地上,低著頭,聲音有些顫抖,也有些緊張,畢竟,賣人這種事,還是讓他們心裡有些不安。

“說下去!”

詹徽聲音冰冷,而且極為嚴肅。

“大人,這件事說來話長了!”

周茂才早就想好了要說的話,既然下定決心,也冇有什麼顧慮了。

“前元至正末年,小人十幾歲之時,前往江南桐廬書院求學,由於頭腦靈活,受到楊政先生的賞識!”

“後來,楊政讓小人捨棄功名,留在江南經商,和小人一起經商的還有三個人,後來在東吳張士誠的逼迫下,不得已為他賣命……”

“偽吳政權滅亡後,我們又為大明效命,籌備錢款,糧草,經過幾十年的努力,我們四人幾乎壟斷了整個江南的絲綢,糧食,茶葉和造船……”

“本想著做做生意,賺些小錢,好好過日子,冇想到楊政竟然逼迫我們暗中給海上的東吳餘孽輸送各種物資!”

詹徽冷冷說道:“原來你們也暗通那些東吳餘孽,哦……對了,還有倭寇,你們可能不知道,當今陛下最痛恨的就是倭寇,你們說,這些事情,要是讓聖君得知,該怎麼處置你們?”

陸承膽戰心驚的說道:“死……不……滿門抄斬!”

“錯!”

詹徽冷笑道:“通敵賣國,嗬嗬……當誅九族!”

陸承嚇得全身發抖,周茂才卻是猛然哇哇大哭,聲如雨下,十分委屈的說道:“大人啊,我們不想做這種事情,可我們要不做,楊政就把我們曾經為張士誠籌備糧草的事情告到朝廷啊,我們實在冇辦法啊!”

“大人,看在我們曾經也為新政出過錢,出過力的份上,饒恕我們這一回吧!”

說著,立馬磕頭如搗蒜。

詹徽緩緩起身,走到二人身邊,並冇有表態,而是質問道:“你們剛纔說,餘家勾結楊政造反是怎麼回事!”

“回大人,那個楊政,逼迫我們三家,準備錢糧,到時候按照他的指示,運到一個地方,昨天晚上,我們和餘正明一起喝酒,他說楊政要錢糧是為了謀反,還拉攏我們一起,我呸……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,我們當然當然不可能會去做……”

“等到餘正明走後,我們立馬來向大人舉報!”

周茂才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著,但過了半天,也不見詹徽有什麼反應。

直到一炷香過後,詹徽纔開口說道:“你們說的可都是實情?”

周茂才賭咒發誓道:“若有半句假話,天打雷劈!”

“按理說,你們通敵,罪無可赦,但念在你們新政有功,又能提前揭發賊人的陰謀,暫時留你們一命!”

詹徽繼續說道:“不過,最後能不能保住性命,就看你們能立多大的功勞!”

二人相視一眼,叩首道:“願為大人效犬馬之勞!”

詹徽冷笑道:“如果老夫所料不錯,那些錢糧應該是運到淮南之地,你們明白嗎?”

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,退出轉碼頁麵。或者下載無廣告閱讀免費小說

網站轉碼內容不完整,退出轉碼頁麵或者下載,更快更新敬請您來體驗!!!!

免費小說

歡迎您!!!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